CS:GO

复制链接>

CS:GO

桑巴热潮再起:21位巴西选手杀入Major

CS:GO

10-24 发布

早在先前巴西也是一大CS强国,而在今年久违的斯德哥尔摩Major上更是迎来了14位初来乍到的巴西选手。但在先前,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在顶级赛事捧杯,那么他们又是如何证明自己的实力走到这一步的?

PGL斯德哥尔摩Major今年将创纪录地迎来最多的巴西参赛选手,总共21位,其中有六位是先前柏林Major的选手。说来很巧的是,柏林Major也是先前最多巴西选手参赛的Major比赛。虽然说现在只是争夺十六名的阶段,我们还没法确认最终的参赛人数,但是可以说情况已经锁定了。无论你从什么阶段来看,这个Major都会拥有最多的Major参赛者。

但巴西是怎么走到这一步呢?实际上在最高水平的赛场上,他们早已不如几年之前了。先前MIBR的那些传奇选手现如今状态也在不断下降,四散各地,那支在四年前的PGL Major如黑马一般杀出的Immortals早已一命呜呼,选手也是各奔东西。每一次对重聚这些选手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FURIA好不容易成为了顶级战队,并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称霸了北美,在顶级赛事也取得了成功——直到HEN1的突然离去,一切似乎又迎来了转折。

虽然巴西人的巅峰早已过去,但草根选手和二线赛事却在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队伍和选手正不断涌现。在StarLadder柏林Major的时候,我们还只有那支旧MIBR,但那时Coldzera才刚离去;FURIA成绩惨淡,用HEN1取代了ableJ;前Luminosity刚刚解散,队内选手们各走各的路。但现在在NA Premier中,我们还看到了一支名为INTZ的队伍,他们才迎来了boltz。还有TeamOne,他们的阵容名单上有着trk,BIT和b4rtiN这样的选手。

与此同时其他的巴西队伍也正在逐渐找回竞技状态,其中将会有两支队伍有资格参与PGL Major。我们自然不会详细介绍每支著名队伍的历史,但是我们可以随着斯德哥尔摩Major重新举办的过程步步回溯,看看许多巴西队伍是怎么在2021年10月以前悄悄播种并开花结果的。

尽管巴西这几年没能在一线赛事捧起许多奖杯,但巴西发达的CS赛场让这个国家始终都有机会发展。从长远来看,这样的环境对于创造一个健康的赛场是必不可少的。这也是我们在丹麦可以察觉到的类似情况,也是让波兰在三年内又能有一批新人加入到Major的原因;但与此同时,这反面也是瑞典和北美原地踏步的根源。自2018伦敦Major以来,瑞典仅涌现了四名新选手参与到斯德哥尔摩Major,其中三名来自于NIP。与此同时,美国出现了五名新选手,但只有1位参与到了斯德哥尔摩Major里,加拿大自伦敦以来的新人数较为惨烈,仅为一枚零蛋。

抛开如此保持赛区的健康不谈,我们可以谈谈过去两年巴西赛场是如何蓬勃发展的,看看他们这之中的一些重大时刻。我们也能看看这些入选的队伍有着怎样的历史故事,了解他们为什么以及怎么样爬到了今天的位置。

旧MIBR恰恰是一切的起源,这支队伍的消亡也意味着FURIA的崛起之路正式开始,为巴西赛场迎来了一场大变革。每个选手都在走自己的路,似乎有的人摆脱了谦卑的影响反而走得更好。在TACO、fer和FalleN离开后,kNgV-和trk的其余两名队友组成了一支名为O PLANO的阵容,他们选择不和MIBR继续征战,现在效力于00Nation,但他们这次遗憾地与斯德哥尔摩的Major参赛资格失之交臂。

FalleN和TACO也没有就此沉沦,他们也开始了自己职业生涯的下一个阶段,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成功。FalleN加入到了北美团队Liquid,在这他与Stewie2K重聚,尽管早期他们因为指挥权和一些糟糕的状态发挥遇到了一些麻烦,但Liquid依然是斯德哥尔摩Major中强有力的竞争者。

TACO则走向了一条未曾设想的道路,他没有加入到一支任何现有的团队,而是在深度挖掘本国选手后深度创建了自己的队伍。他决心要建立一支年轻选手主导的队伍,并亲自拿起了指挥棒,联袂老教练兼经理dead和来来去去的老队友felps一起,他们开始逐步构建新阵容。最终他们决定签下Team Pne的chucky,Yeah的dumau和RED Canids的latto。而他们也得以在今年年初加入到了瑞典俱乐部GODSENT。对于这支团队来说,万事真的是开头难,因为他们不得不在数不胜数的职责冲突问题和年轻人的经验缺乏中摸索出路,但他们彼此充满信心,对这个过程保持信任,并在正确的时机终于迈出了一大步。

在未能晋级cs_summit 8并在6月的DreamHack公开赛小组赛出局之后,GODSENT终于在今年9月找到了自己的状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杀入了IEM秋季赛,并与Extra Salt展开死斗,赢得了DreamHack 9月赛事的胜利;随后他们更是击败强者FURIA,取得了IEM冬季赛的参赛资格;在最后一场RMR赛事中他们又一次挑战强队,击败了Liquid,从而真正确保了自己在Major上的一席之地。

与此同时在FURIA,在今年年初他们不得不招入美国选手junior来填补HEN1的空缺。又一支巴西队伍招入了美国选手,一如SK,MIBR和Yeah过去所做的那样。此举并没有如他们所愿地奏效,HEN1始终是TOP16级别的选手,Junior无法真正适应并填补HEN1留下的空缺。在许多赛事中,反复启用Honda也让队伍在夏季陷入了阵容动荡带来的低迷。带上drop的阵容相对较新,斯德哥尔摩将成为FURIA展示他们仍然具有顶级竞争力的舞台。

此外的paiN也是另一支巴西地区比较“年轻”的队伍,这是从他们在这个具体的赛区征战的时间来说的,他们仅在一年前的九月才刚来到北美征战。这也意味着PKL和NEKIZ终于回归美洲大陆,两人先前都为Luminosity效力过。尽管如此,paiN的出奇之处就在于他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阵容都是相当稳定的,他们是PGL斯德哥尔摩Major中是阵容维持时间第三长的五人阵容。TYLOO是最老的,而Gambit紧随其后,paiN只差了第二几天。而论核心来看,由PKL,biguzera和hardzao甚至在2019年八月就为队伍征战至今了。在巴西和北美这样频繁大规模洗牌的地方来说,似乎这样也让他们维持了稳定,保持住了状态,从而领先了别人。尽管26岁的老兵saffee有时也会为了像FURIA这样更好的队伍与后者交涉,但好在他们还是保住了这位明星AWPer,让队伍实力得以存续。

PKL带领的队伍去到北美的时候相当挣扎,面对Bad News Bear这样的对手频频失利。但他们坚持下来,从0-2输给Extra Salt变成1-2,再到后来甚至能偶尔2-1取胜。到了IEM秋季赛的时候,他们已经成为了一支强大的二线队伍,并且能赢得必要的比赛来争夺他们在斯德哥尔摩的一席之地。

然而,更多的南美队伍迁往北美并不意味着本土的衰落。就像我们先前提到的那样,许多巴西本地队伍比起之前强大了许多。他们RMR赛事中的rating也开始逐步攀升,Sharks就是这种不断成长的过程中诞生的产物。在2019年末他们分崩离析,许多选手被卖到了国际纵队中去,花了一年时间来重建的他们现在终于回到了大众视野。

Sharks围绕着领袖选手jnt来打造了一支新队伍,通过在其他队伍中挑选有天赋的选手,他们慢慢地组成一支新阵容。首先是pancc,接着是与vsm和nak一同在DETONA征战过的Lucaozy,还有realziN。zevy也在DETONA更新阵容失败以后来到了Sharks。

然而,在南美赛区排名第一并非易事,他们在2021年频繁收到MIBR,Bravos和Paqueta等队伍的挑战。更麻烦的是,只有四支队伍能进入到IEM秋季赛的主赛事。机会是平等的,尽管巴西赛区许多队伍潜力无穷,但前两名队伍之间的比分差异(Bravo 3-0 Sharks)展示了他们竞争之残酷。

2021年是成为巴西粉丝的又一大好时机,而且现如今选手和团队都更加丰富,比以往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在竞争异常激烈的本地环境中,无数队伍都在吸引新人来团结,并有足够的时间给他们来产生化学反应。未来有许多值得期待的事情,谁曾想到巴西居然能有一天成为斯德哥尔摩Major中参赛选手国籍占比最多的国家呢?让我们对一切都拭目以待吧。

立即下载蜂鸟电竞APP:https://app.fnscore.cn/ ,尽享更快更全的实时比分、独家方案、主播带聊互动!

桑巴热潮再起:21位巴西选手杀入Majorfnscore logo icon

;